1000岁诞辰纪念丨深度了解司马光

司马光(1019年11月17日-1086年10月11日)初字公实,更字君实,号迂夫,晚号迂叟,司马池之子。汉族,出生于河南省光山县,原籍陕州夏县(今属山西夏县)涑水乡人,世称涑水先生。
司马光是北宋政治家、文学家、史学家,历仕仁宗、英宗、神宗、哲宗四朝,卒赠太师、温国公,谥文正。他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《资治通鉴》。
司马光为人温良谦恭、刚正不阿,其人格堪称儒学教化下的典范,历来受人景仰。
2019年11月17日是司马光诞辰1000年的日子,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就让我们通过几段故事深入了解下他,不止“砸缸”的司马光。

01

勤奋好学的司马光


某年鬼节,司马光随同母亲回夏县拜访亲人,在叔父司马沂的床头,看到了一块三寸厚的木板,婶母告诉他那是叔父的枕头,为了早点下地,不睡懒觉,他总是将木板侧枕着,木板侧翻时惊醒自己,便起床下地。叔父侧板而卧辛勤劳作的精神深深感动了司马光,也启发了司马光。
回家后,他让人将一截圆木做成枕头,夜读十分困倦后便枕着圆木而卧,圆木滚动被惊醒后,又接着读书。从此,“警枕”陪伴着司马光度过了勤奋的一生。
1038年,20岁的司马光便中了进士,被任命为华州县官。这条警枕现存于山西省夏县祠中。

02

节俭朴素的司马光


司马光在洛阳时,好友范镇从许州来看他,走进屋内,除见到四壁的书架上摆满图书之外,别无他物。床上的被服更让人感到寒酸,布料早已褪色,补丁连补丁。范镇深感司马光太清苦,返回许州后,让夫人做了一床被子,托人捎给司马光,司马光非常感动,在被头上用隶书端端正正地写着:此物为好友范镇所赠,一直盖到去世时。病逝前,他给儿子司马康遗嘱:死后仍穿平时衣服,盖上这床被子,启奏皇帝国家财力困乏,不要实行国葬,将他的灵柩运回老家,予以薄葬。范祖禹怀着对司马光的敬重之情,才写了一篇文章,题为《司马温公布衾铭记》。
司马光担任国子直讲时,开封街市繁华,物价很高,司马光入不敷出,生活窘迫。临近入冬,有个“梁上君子”以为司马光身居高官,肯定有不少金银财宝,夜晚悄悄潜入司马光家里,四处找遍也没翻出值钱的东西,只好扛走一个竹编衣箱,拿走了他和妻子仅有的衣服和被子。失盗后的司马光见客没有衣穿,睡觉不能御寒,十分发愁,妻子安慰他说:“只要身体没事,丢了东西以后还会有的。”才驱散了司马光的满脸愁云。
在洛阳工作时,司马光常常往返于洛阳、夏县两地看望故乡的亲人,沿途州县得知司马光回乡,出于对司马光的敬重,都想招待一番。司马光千方百计绕过官衙,即便遇到也婉言谢绝。有一次,陕州知府刘仲通打听到司马光要路过,因政见相同,很想与他聊聊,便早早派人在路口等候。不久,差人报司马光绕城而过,快到茅津渡口。刘仲通急忙派人带着几坛好酒追至渡口。
司马光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不是要拒绝刘大人的一片好心,但沿途许多百姓连饭也吃不饱,很多人用野菜充饥,我无心享受这美酒佳肴……”此后,再无官衙为司马光设宴送礼。
司马伟国介绍,《宋史》上记载着这样的事,司马光妻子去世后,无以为葬,司马光只好当了家里的几亩地才埋葬了妻子。他不仅个人节俭,还要求儿子司马康也节俭,《训俭示康》便充满着他对后辈的希望。

03

廉洁自律的司马光


司马光做官的年代,正是宋朝建国百年前后,朝野苟安奢靡之风盛行。一方面高官大贾挥金如土,一方面国家财政捉襟见肘。司马光崇简戒奢,希望以此来缓解财政困难,改变社会风气。
宋代官员的正当收入,除俸禄外还有一大块是皇帝的各种赏赐,如郊祭、新皇登基,一次赏赐就相当于甚至超过一年的工资。
嘉佑八年(1063),仁宗驾崩,英宗即位,宣布文武百官每人进官一等,一切按乾兴元年(1022)之标准给赏。这是一笔巨大的开支,共需1100余万(贯、匹、两)。
另外,两府大臣、宗室、近臣等,还可以得到大行皇帝的遗物,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数目。司马光时为知谏院,四品官,遗赐之珠宝和金帛价值1000余贯。越往上越多,至两府大臣,何止数万!看着分给他的珠宝和金帛,司马光怎么也觉得应该退回去,于是上呈《言遗赐劄子》说:如此给赏,“恐非所以遇士大夫之道也”,并带着同事来到朝堂,准备带头将遗赐捐出。可答复是:“乾兴无此例,不准。”他又上申堂状,仍不准。宰相韩琦等两府大臣所得赏赐最多,司马光以为他们一定会带头,而事实却让他大失所望,于是再上《言遗赐第二劄子》说,如果群臣稍有“廉耻之心”,又“何面目以自安?”可惜还是没有得到一句话的答复。他只好将所得珠玉捐给谏院作办公经费,而把金帛送给了舅家。
“陈立就列,不能者止”,是司马光对待职位的一句名言。意思是如果你的能力不能胜任你的职位,再美的官也应辞去。司马光屡辞美官,以气节名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