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千年前的智慧,鬼谷子的说话之道

一言以兴邦,一言以丧邦。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事情的成败得失,很多时候取决于:

说话之人能否在适当的场合说出适当的话。

语言艺术的重要性,不单只体现在国家外交场合,更多的还体现在我们的日常交往之中。懂得说话的人,左右逢源,不得失任何一人,是人人都想结交的朋友。


两千多年前,鬼谷子已经总结出一套说话之道,供人借鉴:“与智者言依于博,与博者言依于辨,与辨者言依于要,与贵者言依于势,与富者言依于高,与贫者言依于利,与贱者言依于谦,与勇者言依于敢,与愚者言依于锐。”

01 与智者言依于博  


智者,见识之高、才学之深,恐怕非常人可比。与智者说话,最可贵的态度首先是缄默。听智者说话,学习他们的深刻,方为正途。


不得已一定要说,则以问为主;为了显示对方的水平,还应该问各种各样的问题。这就是“依于博”的真实含义。


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。有时我们还可以在天南地北的交谈中,发现智者的漏洞,补充其才学的缺失。如此必定能令智者引为挚友。


02 与博者言依于辨  


博者与智者的分别,在于后者有思维的深度,而前者是知识的广度。


因此,与广博之人交谈,应该与他们积极论辩,反复跟他们就同一个问题钻研下去,直至找出对方思维的误区。这不是钻牛角尖,而是共同提高。

03 与辨者言依于要


辩者,是好辩论之人。《庄子·齐物论》曰:“大辩不言。”真正的辩论本来是不说话,让对方自己体悟。但内心未能形成自己的“道”的人,往往就会炫耀自己的见解。而这样的人的见解,往往杂多纷乱,茫无头绪。


因此与辩者言,必须要学会总结对方的要点,不要被他带着游花园,浪费时间。


04 与贵者言依于势 

 

贵者,指的是有地位、有权力的人。这样的人往往有势。所谓“势”,是指他们的影响力,以及由影响力而来的一种威势。见到这样的人,一般人往往就先自怯懦了,连话都不敢说。


这时就得靠自己身上的气势,这种气势与地位无关,要对自己有信心,不卑不亢,不怯不懦,只有如此才能得贵人看重。



05 与富者言依于高


富者,是说有钱人。有钱的人往往交游广阔,听过各式各样的话。因此他们都有一种进取的心理,渴望站的更高,看的更远,如此方能走得更远。


因此与富者说话,不妨高谈阔论,甚至天马行空,迭出创意,也许他们可以从你的话中,敏锐地嗅出时代未来的趋势。



06 与贫者言依于利


贫者,顾名思义就是贫苦之人。与贫苦的人说话应该要落到实处,多谈谈让他们能够获利的实际方法,聊聊家长里短,即可获得慰藉人心的作用。


但也应注意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,不可因为贫者的急需而唆使他们铤而走险,如此只能得不偿失,令贫者陷入恶性循环的困局中。

07 与贱者言依于谦


贱者,指的是地位低下的人。其实贱者有许多都是怀才不遇者。


因此,与他们说话要懂得谦虚,待人真诚,发掘其所长。一旦对方将来得势,这就是一种潜在的人脉。


08 与勇者言依于敢


勇即敢也。世人常谓不打不相识。与勇者说话,千万不要表现懦弱,该出口时就出口,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,往往能得到勇者的敬佩和尊重。

09 与愚者言依于锐

 

与愚昧笨拙的人说话,必须要尖锐,锋芒毕露。


言为心声,要想自己的语言能够真正体现“博”、“要”、“高”、“谦”、“敢”、“锐”,首先自己为人处世就要做到这样的品质。


说话之道并不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他要求一个人能因时制宜、因地制宜,因人制宜,说话有智慧,说活有技巧。